江苏无锡:运河花事向谁说

芒种过后,正是阴雨缠绵悱恻的时节,粉墙黛瓦上顺下来的雨珠,河面上圈圈点点荡漾的波纹,石板路上蔓延的青苔……都按捺住性子,等待一个绚烂的季节。

清名桥古运河景区,也多一份“正当时”。有莘莘学子的离别和憧憬,也有清风暖阳,俊朗俏丽。

小径桐华引客留

大窑路上的泡桐花,当微风拂过紫色的泡桐花时,便化作满街的郁香。

花朵儿近似风铃的泡桐花,大片大片开成了雾,堆成烟,映着悠悠古运河,衬着两岸斑驳沧桑的老居民,别有一番独特的风致。

大公桥堍的詹园、在野复古商店……在碧绿枝叶的映衬下,蔷薇花从墙头漫了出来,远观好似一幅幅印象派的画。看过春花似锦,终于等来夏花绚烂。

浓绿万枝红一点

来这里,几乎每个人都会在清名桥上拍照,而那株长于拱桥不知经年的石榴树,却鲜少有人注意。

坊间也曾流传,市民在桥上纳凉吃石榴,无意中丢下的石榴子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石缝中,久而久之长成石榴树的说法。但另一种“工匠造桥时刻意为之”的说法,似乎更为确切有依据。

据说,这种独特的风景与流传下来的独特造桥工艺有关。那时,工匠用糯米粉浆拌石榴籽来砌石缝,取“石留”之义。生命力顽强的石榴籽从石缝中发芽、生根,长成丛树,树根紧紧抓住石块,还能够起到“固石留石”的作用。

披云似有凌霄志

漫步在古运河畔,看来往的游客在花下拍照、留影,凌霄老藤的遒劲与淑女身姿的窈窕,不知是谁衬托了谁?

一簇簇凌霄与那古老的飞檐仿佛隔空对话了若干年。

小荷才露尖尖角

南下塘的小巷里,三三两两的水缸里植满了荷花。夏意盎然,生如荷花,清醒独立,诗意隽永,不放浪形骸,不随波逐流。一朵荷花,就绽放了整个夏天。

古人亲近荷花,总能想出一些奇巧的法子。比如《浮生六记》中的芸娘,总会借着夏月荷花初开,晚含而晓放时,用小纱囊撮条叶少许,置花心,明早取出,烹天泉水泡荷花茶,香韵尤绝。

散作千花簇作团

古运河畔,绣球花占尽了夏日的百般风情。绣球又叫做“无尽夏”,因花期延绵整个长夏而得名,名字里便自带浪漫氛围。

蓝紫色、粉色、白色,个头硕大,清新浑圆,花团锦簇,挨挨挤挤,形成层层翻滚的花浪,优雅、梦幻。月凉如水,花开无尽,就像一场做不完的仲夏之梦。

各种各样的花朵儿,在古运河畔,以那般娇艳让人挪不开眼睛。

生如夏花之绚烂,可回想起来,我们竟说不上来因为品相而让人记忆深刻的花。让人念念不忘的,反而是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香。

是青葱年岁的一抹栀子记忆;是幽幽而久的丁香味;是淡淡而寂的木槿香。

一阵一阵花香,撩起原初的感觉,唤醒从前的记忆。想起盛夏花事,就勾起了一段段往事。怪不得,夏花总藏着心事,才有那谦卑的绚烂。

相关新闻

    推荐阅读